寻找走失的颜色
2011-01-24 11:11:47   作者:马驰   来源:天津网   评论: 0


  在2007年的保利春拍中,吴冠中的《交河故城》以4070万元成交,创出当代水墨作品成交纪录。

  在2009年苏富比香港春拍中,林风眠的作品《渔获》以1634万港元成交,创出当时艺术家个人纪录。

  在巨幅彩墨绘画中,李志强更看重的是视觉冲击力,在小幅作品中,他又尝试了许多精微的表达,而这两者对他而言,都是真实的、完整的艺术感受。

  对于彩墨艺术来讲,2010年是不平凡的一年。

  彩墨画,这个由当初徐悲鸿提出来的艺术语汇,本身就代表了处于融合状态中的东西方艺术。2010年6月份吴冠中的辞世,使得全国各地媒体都发起了对吴先生艺术历程的回顾,从而让公众对吴先生的彩墨艺术有了更广泛的了解。2010年,中国近现代艺术品的拍卖纪录是以1.71亿元成交的徐悲鸿的《巴人汲水图》,严格地讲这就是早期的写实风格的彩墨巨制,而2010年春拍中大放异彩的张大千的1.008亿元有《爱痕湖》,本身就是“泼彩”。很多人喜欢林风眠,知道林风眠就是彩墨艺术的代表人物,他的个人新纪录也在2010年底在上海诞生。所以有专家预言,2011年,彩墨艺术将大放异彩。那么,彩墨的魅力究竟在哪呢?

  有些色彩逃走了

  在专业人士看来,与油画家或是以传统水墨作为艺术语言的画家相比,从事彩墨艺术创作的画家堪称是“小众里的小众”,因为“太难了,很难找到突破口。”但是这并不妨碍有心人的脚步。55岁的李志强站在他的画室里,面对着眼前的大幅彩墨作品,他要退到很远才能看看大效果,然后再走近画面,端起颜料盆,用特大号的毛笔继续着他的挥洒,作为中国当代巨幅彩墨的实践者与领航者,谈起彩墨,他有说不完的话题。作为美院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学生,他和他的同学们一样,当年就属于“玩命画画”的年轻人。只不过他选择的艺术语言,一直就定格在“彩墨”上。“上学的时候,我沉迷于传统艺术,临摹了许多古典名作,因为我对色彩有着天生的敏感,就发现从宋代以后,中国的传统绘画中,色彩就逐渐地抽离了。”经过分析,李志强感觉到,这些被抽离的色彩有三个去向,一个是日本的绘画,一个是敦煌艺术,还有就是中国的民间艺术。而自明清以后,文人画更以单纯的墨色为美,“其实在最早期的中国艺术里,颜色是很丰富的。”于是,李志强开始在画面里寻找那些“走了很久”的丰富颜色。

  曾经孤独的林风眠

  1919年,19岁的林风眠来到法国,他立刻被这里的斑斓艺术震撼了,回国后,27岁的林风眠受蔡元培之邀,在杭州西子湖畔创办了中国第一个艺术高等学府——国立艺术院(中国美术学院前身),颇具意味的是,从最初的那一刻,在中国的高等艺术教育中,就面临着如何将东西方艺术融合的问题。现在看来,也在那最初的一刻,林风眠就将这个问题解决得如此完美,他开始了在艺术上中西结合的大胆尝试,他吸收了西方印象主义以后的现代绘画的营养,与中国传统水墨相结合,完成了他的彩墨创作,而且,他创立的教学体系是成功的,国立艺术院培养出了李可染、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等一大批有影响力的名家。然而在几十年的漫长创作生涯中,林风眠一度是一位孤独者,他的彩墨画从来都不是艺术界的主流,谁也没想到,当初这些被“边缘化”的彩墨作品,现在在拍卖场上重金难求。这些画现在看来,仍然散发着强烈的现代感。用李志强的话讲,“孤独或许不是坏事,它会使你更加专注。”

  吴冠中的坦诚与朴素

  自始至终,吴冠中都觉得中国的水墨画不应该再重复古人,包括技法,包括题材,包括创作态度,包括绘画理论。现在看来,吴冠中的彩墨画有着独特的形式感,但是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主题性创作”的大潮流下,吴冠中的艺术显得很“生冷”,但这没有妨碍到他的坚持。到了晚年,他的一幅画可以卖到天价,他捐出了自己的许多重要作品,但是仍然过着朴素的生活,从这位艺术家的人格力量中,你没有理由怀疑他的艺术主张不真诚。从吴老这里,公众开始更愿意相信,他的彩墨画所坚持的中西相融的艺术主张,应该是清晰的,不造作的。“事实上,彩墨画是很难程式化的,艺术家自己也很难再完全复制自己的作品,因为不可控的画面因素太多,而且,废画率极高。”李志强说。

  无法复制的冲撞

  “之所以画那么巨幅的彩墨画,是因为我总是想表达一种有渊源的中国气派。”事实上,从林风眠对印象派的借鉴,到吴冠中的形式探索,再到李志强的当代实验,彩墨画除了画面中的灿烂,一直还被赋予了一个特殊的使命,就是如何将中国传统艺术中的精粹,以一种更为绚丽的方式表达出来。“这最终也是语言上的探索,我只是想用彩墨做一个容器,在里面可以放很多我期待着出现的东西。”作为天津美院现代艺术学院的院长,李志强考虑更多的,是纯粹学术上的传承。在他看来,如何将东西方艺术语言再融合得完美一些,将是一个永久的艺术命题。“这里面有徘徊,也有诱惑。但是我会把所有的痕迹都留在画面上,让大家看到过程。”

  而对于那些追逐艺术品的收藏家与投资客而言,逐步走向学术也让他们正在一点点地靠近彩墨艺术,因为,“这里有冲撞的痕迹,动感十足,而且这种痕迹无法复制。”本版撰文/马驰

责任编辑:一尘

相关热词搜索:林风眠

上一篇:他开启了中国艺术品的拍卖时代
下一篇:伦敦佳士得印象派专场 高更名作欲破千万英镑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