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盗窃案仍有3件展品未追回 嫌犯称不值钱
2012-02-19 14:07:18   作者:颜斐   来源:华艺网   评论: 0

石柏魁被带上法庭。



  “当时就觉得好看,没觉得值钱。做的时候也没有考虑那么严重。”28岁的石柏魁轻描淡写地说。昨天上午,震惊全国的故宫盗窃案在北京市二中院开庭。曾让人遐想身怀绝技的“故宫大盗”露出真容。在他眼里,故宫盗窃和溜门撬锁没有区别,误打误撞成就这个“大盗”。

  自称喜欢才伸手没预谋

  昨天上午9时半,在众多媒体长枪短炮的注视下,身材瘦小的石柏魁有气无力地走进法庭。石柏魁没有向旁听席上寻找亲人,而是怯生生地看了一眼镜头,然后迅速低下头去。石柏魁的姐姐和哥哥到庭旁听。姐姐将羽绒服的帽子扣在头上,几乎遮住了脸。

  石柏魁缩着脖子坐着,身体微微卷屈,回答讯问时声音很小,显得底气不足,有时还会挠挠耳朵。庭审伊始,石柏魁就推翻了以前的供述。他说,自己去故宫时没想过盗窃,因为下雨他没有走,偶然想到了盗窃。“你以前多次供述去故宫前就产生了动机。今天供述与以前不一致,你能做出合理的解释吗?”公诉人的嗓门十分洪亮。“以前,以前……”石柏魁嘟囔了一句后一阵沉默,“以前也没什么。”石柏魁说。

  石柏魁曾供述过,他在网吧上网时,无意中进入了故宫博物院的网页。看到许多精美的字画和瓷器,他产生了“盗窃成功一件的话,这辈子就不会为钱发愁了”的想法。公诉人要求石柏魁如实回答,但石柏魁又是长久沉默。这时,石柏魁的律师忍不住插话说,石柏魁在公安机关有过5次供述否认有预谋,其9次口供并不完全一致。

  “觉得好看没觉得值钱”

  “来北京好几年也没有逛过故宫这座皇家林园,很想看看里面的东西。第一次去没有逛全,只转了三大殿就出去了,没看到什么,所以没几天又去了。”石柏魁说,当导游介绍展品时,他就是觉得好看,没觉得值钱。石柏魁称他盗窃的展品为“金属类的东西”。公诉人随即问道:“是和你们家的铁锅一样的金属类物品吗?”石柏魁回答,“我也不清楚,反正是黄黄的,带项链的东西。”

  “我当时没有盗窃的想法,因为下雨没走了,呆着没事儿干,就想着拿几件东西。”石柏魁说,参观结束后他走到一个小夹道里躲避,由于下雨天冷,就想进旁边的屋里呆着。“我当时并不清楚夹道旁边的这间屋子就是展厅。”石柏魁说,这间窗户烂了,他一拉就开了。里面挺黑,什么也没看见,只听到从柜子里发出很响很吵的声音。自己特别害怕,就把电闸拉下来了。“我不清楚那是警报器。”他说。

  石柏魁破窗进入后发现前面还有堵墙,他踹开了这堵薄墙,进入了展厅。石柏魁进了展厅后,在大门口找到了手电筒。手电筒一照,在玻璃展柜里,白天看到的“金属类的东西”又呈现在他眼前。石柏魁敲了敲玻璃觉得特别厚,就用脚踹烂了玻璃。“我很害怕,随手拿了几件。”

  一路逃跑一路丢东西

  人们好奇的是,石柏魁跳过十米的故宫外墙而并无大碍。对于这个答案,石柏魁在法庭上的描述却很轻松。

  石柏魁说,他走到墙角那里,一看挺高的,正好院内的地上有盘电线,就将电线扔到墙上。墙上正好也有一大捆线缆固定在上面,他就把两盘线弄到一起,顺着电线滑了下去。“跳下去的时候,我不知道掉了东西。”

  逃跑中,石柏魁看到对面来了一个值班人员。 “我穿的衣服很紧身,兜很浅,怕看出来,就顺手扔了一个展品。”石柏魁自称是游客,因为躲雨睡着了,现在迷路想出去。趁值班人员打电话汇报时,石柏魁趁机跑进一片竹林,将手中所拎的部分展品扔下。

  石柏魁跑到北城墙附近,他先蹿上一截矮墙,然后上到城墙上。翻墙时,他将手里的两个物件一个掖在裤腰带里,另一个用嘴巴叼着。“后面有电灯照,我没多考虑,就跳下去了。”石柏魁说,他不知道外墙有多高,就感觉身体一飘,就下去了。“我当时摔蒙了,在地上坐了坐,就起来跑了。”

  逃出故宫以后,石柏魁的身上还有4件被盗物品。他先在一家网吧过了一夜,然后到大钟寺附近的古玩市场,想将东西变现。石柏魁说,一个男子告诉他这些玩意儿不值钱,让他到别处去。“我听说真品都在台湾,故宫里都是赝品,越想越生气,就随手扔了。”石柏魁说。

  目前,被盗的9件展品找回6件,被石柏魁扔进垃圾桶的3件至今未能找到。

  被盗物珍稀价值难评估

  据悉,被盗展品是私人收藏品,由于这些物品制作的年代、制作人,以及历次拍卖的记录等背景材料收集起来非常困难,最终它们价值几何并没有定论。

  根据公诉人提供的证据显示,被盗的9件展品购入价165万元,投保价格是41万元,其中3件丢失的被盗物品投保金额共计15万元。“165万元是收藏单位依照回忆和记忆来确定的,这是作为参考依据,而不是认定依据。”公诉人解释说。

  公诉人认为,石柏魁在故宫内盗窃,所盗物品珍贵稀有,具有不可复制性。也正因为如此,相关专家、鉴定机构难以评估。另外3件已经无从查找,不仅不能抚慰收藏人的心灵,更让游客失去了参观展品的永久机会。石柏魁的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建议对其从重处罚,判决有期徒刑13年至15年。

  律师称应是顺手牵羊

  昨天,控辩双方围绕着故宫失窃物品的数量及价值等细节展开了激烈的辩论。石柏魁的律师认为,指控的盗窃数量和财产价值不很明确。石柏魁的辩护律师指出,鉴定机构没有鉴定出价格,没有鉴定出真假,一切都尚无定论,就不能排除是仿制品的可能性。此外,公诉人出示的保险单应该是所有展品的价值总和,并非这9件展品购入价。

  律师说,石柏魁有六次供述偷了6件,另外三次称记不清了,但从其供述来说数量就不确定。而最初发现被盗的人则说偷了七八件,也不是准确的概念。此外,经过他们测算,被盗物品的体积有一条烟大,而石柏魁只有两个口袋。即便都分别装进去,也是鼓鼓囊囊,但保安证词中没有发现他身上有东西的迹象。

  “盗窃数额的多少也是定罪量刑的关键。”律师称,投保价值不能被认为是财产本身的价值。故宫失窃物品与国家文物局批准的名称不一致,物品是否被更换目前并不清晰。另外,被告人主观恶意不大,没有事先准备,应是顺手牵羊所为。

  律师还指出,石柏魁本身没有身怀绝技,恰好是碰上了故宫管理上的漏洞,此案与普通的溜门撬锁案没有区别,并未达到法定的情节特别严重,不能因为在故宫盗窃就重判。建议判处被告人3年以下有期徒刑。另一个辩护律师补充说,石柏魁没有带出故宫的五件展品,应该认定是盗窃未遂。

  最后陈述时,石柏魁表示没什么可说的。在律师的提醒下,石柏魁才说,“我也不懂什么法律,当时做的时候也不是考虑那么严重,我挺后悔的。”说完,他头也不抬,垂着眼皮走出了法庭。

  晨报记者 颜斐/文 首席摄影记者 吴宁/摄

  ■案件回放

  据指控,2011年5月8日,石柏魁来到故宫博物院内,后潜入斋宫,窃得香港两依藏博物馆在此展出的展品金嵌钻石手袋、金錾花嵌钻石化妆盒等手袋及化妆盒共计9件。石柏魁在逃跑中,先后将所窃5件展品遗落或丢弃在故宫后宫围墙东北角等处。次日,石柏魁因销赃未果,将手中4件展品丢弃在海淀区颐和园路西侧的垃圾桶内等处。

  ■庭审对话

  公诉人:在故宫里盗窃,这个后果的严重性,你想到过吗?

  石柏魁:没有,喜欢就盗了。

  公诉人:你知道那些东西值钱吗?

  石柏魁:我没觉得值钱,就是觉得好看。

  公诉人:你对你自己的行为怎么认识?

  石柏魁:开始不知道后果,现在听他们说了,挺严重的。
责任编辑:jade

相关热词搜索:故宫 盗窃

上一篇:陆惟华作品与20多国顶级珠宝集团艺术品同展
下一篇:登记制度举步维艰 书画真伪鉴定系统呼之欲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