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上京遗址
2013-05-15 14:18:02   作者:刘春   来源:内蒙古日报   评论: 0

  史料的描述,让辽上京遗址充满神秘色彩,也让考古学者充满期待。

  陈永志说:“分布在草原地带的古代都城遗址,通常文物分布较多,同时能够看到明显的地表建筑形态,街道、院落与建筑基址会原汁原味地保留至今。分布在草原地带的元代上都城、应昌路等遗址均是这样。而辽上京遗址除了城垣较为明显外,很难见到凸凹不平甚至比较高大的建筑基址,表明很多建筑基址都被湮没在地下了。这给后人留下很多谜:辽代上京究竟是什么样的?它的遗址为什么会这样?地下究竟埋藏了怎样的秘密?”

  带着这些疑问,1962年,内蒙古文物考古队对辽上京城遗址进行了初步的考古勘探,但这次只是前期调查。1997年,文物考古部门又进行了一次大规模航拍,终于确定了辽上京城的城市规模、城市布局、城市的构成。

  从地表形制看,西山坡建筑基址整体形状呈日字型,整体建筑的门户向东,结合契丹人“东向拜日”的风俗习惯以及专家推断,这里应是皇城中最为重要的宫殿基址,其形状和文献记载中的辽代宫殿“日月宫”比较吻合。因此,专家认为这里是日月宫遗址。

  陈永志说:“通过考古勘察,考古专家得出结论――上京城平面略呈‘日’字形,由皇城和汉城两部分组成。皇城是宫殿区,城墙周长6400米,城址面积 225万平方米。汉城是手工业作坊区和使馆区,城垣周长5800米,城址面积210万平方米。”

  进行考古勘探时,皇城西城墙附近的西山坡高台地引起了专家们的关注。

  从地表形制上看,西山坡建筑基址整体形状呈“日”字形,并且位于全城制高点。整体建筑的门户向东,地表散布琉璃、砖瓦残片及其他文物残片。这些发现,结合契丹人“东向拜日”的风俗习惯以及专家的推断,这里应是皇城中最为重要的宫殿基址,其形状和文献记载中的辽代宫殿“日月宫”比较吻合。因此,专家认为这里是辽上京内的日月宫遗址。

  此后,考古专家又对辽上京城的城墙结构进行了局部解剖,发现城墙为版筑城墙,并且可能有包砖。对比历代城墙建筑的总体情况,这是一座建筑水平较高、规模宏大、具有较强防御功能的城垣,同时也体现了作为辽代第一座都城所应具有的豪华、壮观、繁荣等特点。

  这一发现,似乎从另一角度又佐证了西山坡高台地为辽上京皇城内重要的宫殿基址。

  那么,辽上京遗址在地表上为什么看不见明显的规模较大的其它建筑基址?

  陈永志说:“辽上京城被金人攻陷后,遭受了战争破坏,经历了战火焚烧,城市被夷为平地。这是第一次破坏。在皇城和汉城中间,有一条季节性河流通过,河流名为沙里河,辽代称黄水。沙里河为城市提供了充足的水源,满足了人们的生产生活需要。但是在河水泛滥季节,也会为城市带来灾害。战争之后,由于城市废弃,在沙里河泛滥之时,残城被洪水泥沙再次破坏掩埋,城内建筑自然会覆巢无完卵,才成为现在这样的格局。”

  随着土层剥离,一号建筑基址露出了真实面目:基址呈六角形。按业内常规判断:这样的基址建筑形状,应该是塔基。长期以来这里被认为是日月宫的说法,应该是错误的。考古人员还在塔基内部发现了粗大的石柱,结合塔基直径达到40米来综合判断,这样规模的塔基之上,应该至少有80米以上高的塔式建筑。

责任编辑:木易

相关热词搜索:辽上京 遗址

上一篇:腊塞萨洛尼基市古街遗址抢救性发掘取得重大考古发现
下一篇:考古研究揭晚商甲骨占卜之谜:吉凶兆纹基本可控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