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千《苍莽幽翠图》遭质疑
2014-10-20 10:42:07   作者:南京晨报   来源:华艺网   评论:0

  “张大千《苍莽幽翠图》”本月6日在北京中贸圣佳书画拍卖中以990万元成交,据称该画早先曾预计要拍到1500万元,画上有一枚 "迟秋簃"印章,而这枚印章还隐藏着张大千和李秋君之间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因此在拍卖前引起媒体热炒,但也因此招徕了非议,昨天,一位和张大千有亲戚关系、曾写过长篇小说《张大千演义》、目前正从海外归来筹拍《张大千》电影的王亚法先生从上海给晨报记者发来邮件,提出该画"题跋运笔艰涩呆滞,有临帖的感觉……"(独家披露)

  《苍莽幽翠图》990万元成交

  张大千天价拍品真伪遭质疑

  晨报讯(记者 常芬)曾经以1800万元拍出傅抱石《毛泽东诗意》册页的北京中贸圣佳拍卖公司日前在春季拍卖中又闯佳绩,整个春拍成交额达到2亿9千万元,其中,之前就引人关注的张大千《苍莽幽翠图》以990万元成交,但昨天上海方面却传出议论,认为这幅画是假的,出了990万元的买家是吃了老大的亏了。为此,记者采访了提出质疑的张大千的亲戚王亚法先生、北京中贸圣佳副总樊则春先生以及中贸圣佳艺术顾问赵榆先生等,王亚法表示,这件事和他豪无利害关系,完全是看不下去才"拔刀相助",他的质疑也只是学术探讨,并无人生攻击,而中贸圣佳樊总也认为,学术上的怀疑完全是正常的,提出探讨也是正常的,但他认为这幅画是真的,"否则谢稚柳的夫人陈佩秋先生早就来和我们打官司了,这幅画是从谢稚柳家里拿出来的,是张大千送给谢稚柳的,不是从乱七八糟的地方来的。"而 中贸圣佳艺术顾问、之间写文章介绍过《苍莽幽翠图》的赵榆先生则告诉记者,他也听说上海传出风声,对这副画有怀疑,他认为不用去理会,"这些人心肠不好。"据记者看来,他们争论的焦点主要集中在画的提款以及寄托了张大千情思的关于李秋君的印章。

  关于王亚法的疑问:

  一九四五年陈佩秋还不认识谢稚柳,怎么会了解这幅画?

  据上海美术界有关人士介绍,王亚法是张大千侄孙的表弟,上世纪80年代出国,目前在上海准备拍《张大千》的电影,王亚法自己在给记者的邮件中介绍说:"因为我家和张大千家沾亲带故的关系,从小就耳濡目染了许多关于张大千的轶事和作品,也因为是这层关系,通过张善子小女儿张嘉德(现住美国)的介绍,认识了谢稚柳先生。以后我常去"壮暮堂"(最早在乌鲁木齐路旧寓)聆听谢先生的教诲。1985年我根据多年积累的资料,写了长篇小说《张大千演义》,由谢稚柳先生题写书名,扉页是叶浅予先生为张大千先生画的漫画,1987年7月11日至10月21日又以《彩笔风流》(也是谢老题的篇名)为标题,在上海《新民晚报》连载。是谢老的道德文章和缜密的逻辑,给了我质疑《苍莽幽翠图》的勇气。我怀念谢老!"王先生认为他研究张大千多年,张大千的字一看就能看出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王先生又补充说,在1984年北京人美和天津人美出的《张大千作品选》中,拿其中作品和这幅画进行对比,就可以看出哪些地方是在抄袭。对于画上有陈佩秋的题字,王先生说,根据介绍,这幅画是张大千在1945年的时候在成都送给谢稚柳的,那时候,陈佩秋还不认识谢稚柳呢,她和谢老是上世纪50年代后期才结合在一起的,她怎么了解当年在成都张大千和谢老的来往?谢老如果活着肯定不会发生这种事的。至于画上还有一方暗藏张大千爱情故事的印章"迟秋簃",王先生也表示怀疑,因为李秋君人在上海,张大千的画上为什么要有这方印呢?王亚法听说赵榆也是位老先生,想必对一切都心知肚明。

  中贸圣佳反应:亲戚就是鉴定权威?

  对于王亚法的疑问,中贸圣佳樊总说,这幅画是从谢稚柳家里拿出来的,这幅画没有听说过?傅抱石的八开册页谁听说过?没听说过的多了,是亲戚就能鉴定画吗?说上面为什么没有谢稚柳题字,干吗非要有谢稚柳题字,没有抄家记录?他怎么知道没有抄家记录?原来估计会拍到1500万元,怎么就拍了990万元?有些价位不能凭自己想象,当初那傅抱石估价还300万呢,后来1000万、1200万……谁能料得到,至于学术上的事,对画上的书法怎么评价,你们爱怎么说怎么说。中贸圣佳艺术顾问赵榆说,他原来是从中国画研究院退休下来的,他要补充的是,谢稚柳后来从成都到了重庆后,就把这幅画存放在了重庆的一个朋友家里,这个朋友是位银行家,后来谢老从重庆到了上海,画是从银行家那里被抄家抄走的,后来谢老家人把它拿了回来。这次拍卖,全家人都进行了投票表决,因为陈佩秋已经90多岁了,毕竟一幅画没法给子女分,不如卖了变成钱。为了了解研究这幅画,赵榆说他查阅了十几本书。对王先生提出的陈佩秋与这幅画的关系,赵榆说,画上陈佩秋的题款是"最近"新题的,上面都有时间的。

  附:

  王亚法对《苍莽幽翠图》提出几大疑点(节选)

  疑点一:查遍手头的资料,没有任何关于张大千创作《苍莽幽翠图》记载,也没有赠送给谢稚柳的任何记录。

  疑点二:凡和谢老熟悉的人都知道,谢老是一个重友谊的性情中人,他和大千几十年的友谊是深厚的,在这么重要的作品上不见谢老的题跋,似乎有悖常理。大千和稚柳的感情是款曲相通的,所以在《苍莽幽翠图》上,不见谢老的感情墨迹,几乎是不可理解的。

  疑点三:和谢老长期交往的朋友,从未听他提及过此事。

  疑点四:大千题款,时有不写年代的,要就不写,要写必是年月毕备,如壬午上元;丙戌嘉平月……从不见只题年不题月的,该图在补跋中用隶书写上"乙酉仲秋……"反而令人寻味。

  疑点五:正如另一则题跋所说,此画"文革中被造反派抄家取去",果真如此,应有抄家记录为佐证。

  此外还有对题跋的几个疑点

  《苍莽幽翠图》中张大千的题跋,从字迹分析,我们光看大千惯常写的字体56个字(以下以顺序分析)就足够了;小段为隶书体25个字,可以舍弃不理。

  这五十六个字,运笔艰涩呆滞,临字者胆气不足,有临帖的感觉,对照大千画册上的题跋,虽有形似之处,但神韵无法相比,大千的书法大气磅礴,运笔流畅,潇洒飘逸,前后呼应,浑成一气。大千的字,起笔和收笔时有顿挫感,其表现为秀美,有韵味,功力不逮的临摹者往往在这里露出破绽,读者只要拿着画册一一比较,就不难看出破绽。

  第三、四字"幽翠",临得失真之极,徜若大千夫子见了,非举仗击地,骂"咯老子!

  "不可。 对这56个字细细分析,只有"吾弟"二字可以乱真,可惜这两个最像大千的字,夹杂在中间,显得特别别扭,特别不协调。

  临画难,临字更难,这是业内人常叹的一句话。

  在《苍莽幽翠图》上,只有陈佩秋女士的题跋写得最好,游龙戏凤,回肠荡气,我敢肯定这是名家手笔,决非伪造。

  以上陋见,贻笑大方,《苍莽幽翠图》的真伪,还祈正直的专家论证。



  《苍莽幽翠图》

  尺 寸: 148×356cm

  款 识: △乙酉中秋,斋中坐雨,图之破闷,尽两日之功写竟。蜀人张大千爰。

  △晓迎幽翠树如盖,暮拂苍条挹清霭;远峰眉黛剪双眸,一曲飞泉动爽籁。拟石溪石涛略得苍莽之致,正所谓子久正脉也。稚柳吾弟清正,乙酉兄爰。

  钤印:蜀人张爰(白文)、上静旧居(白文)、大风堂(白文)、迟秋簃(白文)、爰居士(朱文)、张爰(白文)

  陈佩秋题跋:此图一九四五年大千先生为稚柳所写,文革中为造反派抄家取去,弃置仓库。日与尘垢相混,历十余载始得发还。画面及四边破损不堪,因为修补后付裱,并此记之。 说 明: 此作品原谢稚柳先生收藏。

  中贸圣佳艺术顾问赵榆谈《苍莽幽翠图》

  最近,我们有幸看到新发现的张大千先生巨幅《苍莽幽翠图》横披,震撼心魄。

  张大千先生在此画上钤"迟秋簃"印章,说明此件画作一定是他最为心仪满意的作品,因为此枚图章尚有一段鲜无人知的最为高尚纯情、最富有浪漫色彩的爱情故事。"秋"即是当年在沪上的宁波名门望族李家的三小姐李秋君。张大千与李家为世交,吃住都在李家。李秋君与张大千同龄,小张大千四个月,她诗词书画样样精通,是有名的才女。在他们22岁那年,李父曾言将秋君许配给大千,大千因已有妻室跪辞,并刻图章"迟秋簃",对这门错过的婚姻,对迟到的李秋君,表示高尚的尊敬与无限的惋惜之情。此后两家的友谊逾深,两人以兄妹相称,张大千每到上海都住在李家,"大风堂"画室设在李府。张大千举办画展、出书卖画,甚至收门生,都由李秋君操办。张大千是一位众人皆知的风流才子,一生有一妻三妾,在朝鲜、日本还有两位女友,逢场作戏的飞香艳遇更不在少数。可是对李秋君却是如兄如妹,终身相敬相爱,而不涉肌肤之亲的红粉知音,但秋君却一生未嫁。他们在一起谈诗论画,毫无杂念,张大千的重要画作,经常由李秋君题签、作跋。

  张大千在《苍莽幽翠图》上钤盖"迟秋簃"印章,一是对于此画成功非常满意,要与李秋君共飨艺事俱进的快乐;同时他知道谢稚柳先生的行程,是到重庆举办画展后回上海,定会将此画展示给李秋君,以遥寄思念之情。(南京晨报,2004-06-10)
责任编辑:一尘

相关热词搜索:张大千 苍莽幽翠图 遭质疑

上一篇:中国美术家画院为商丘爱德孤儿院义捐活动在京举行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