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不懂海昏侯:美国评选出2016年十大考古发现
2016-12-19 11:54:56   作者:未知   来源: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   评论:0

  一 伦敦最早、最多也最重要的书写木牍,由伦敦考古博物馆(MOLA)的考古学家们所发掘、整理。罗马人建伦敦始于公元50年,这405片木牍书写于建城之初的数十年间,既有法律文书,也有通信、契约等,反映伦敦(那时写作londinium)人的社会生活。其中一片上写有Londinium,这是伦敦之名最早见于书写。

  二 迄今最大的空中激光扫描考古学应用在柬埔寨吴哥地区完成,900平方英里的林木丛密地区被成功覆盖,揭示出多个属于高棉帝国时期的棋盘状的古老城市。

  三 在雅典法勒隆三角洲发掘的古雅典墓地,发现80个被绑在一起重击头部而死去的年轻人,随葬的陶罐帮助考古学家把埋葬时间确定为共公元前七世纪的中后期。这个时期正是雅典政治气候极端不稳定的时期,变化的方向是由国王与贵族共治的政治形态变为僭主政治。骨学分析指出,这些死者都在20-30岁之间,也有几个更年轻的。研究者认为,这种死亡方式显然是因为政治斗争,是当时激烈政治变化过程的一个反映。

  四 103年前发现于埃及Tarkhan镇的古埃及墓地的一件亚麻纺织服装,今年获得精确断代,原来这件衣服的年代是公元前3482~3103年间,是现存最早的人类纺织服装。

  五 法国西南部的Bruniquel山洞深处一间洞室内,有用完整或折断的石笋所组合而成的环形结构,过去的碳放射性同位素测定表明是4万7千年前的古人所为。今年使用铀钍同位素技术对洞内石笋折破处新滴落石灰岩凝聚物进行测定,获得了令人不敢相信的数据:这个环形结构是17万6千年前的作品。考古学家从不知道尼安德特人会在这么深的石洞内活动,而且这个环形结构显然需要集体协作才能完成。至于他们为什么建设这个环状物,仍然是一个谜。

  六 在秘鲁的Áspero发掘了一座古墓,墓主人是死于大约45岁的女性,随葬装饰品中有产于数百英里之外秘鲁北部沿海的海菊蛤贝壳,研究者认为这在古安第斯文化中反映了该女性不同寻常的地位和权势。她的衣饰物件中包括了雕刻成海鸟和亚马逊猴形象的胸针。最令人震惊的是该墓的年代:大约4600年以前,正是秘鲁海岸捕鱼和农业文明的黎明时分。这个女性墓给研究者一个机会去认识在那个时期女性在社会和政治生活中的地位。

  七 史前狩猎-采集人群间关系的性质一直在争论中,对于定居社会之前是否有战争争持不下。考古学家在肯尼亚图尔卡纳湖(Lake Turkana)西部的 Nataruk的的惊人发现,可能会终结这一争论。他们找到了一万年前的人群间“屠杀”的遗迹:一个狩猎–采集群体袭击、屠杀了另一个狩猎–采集群体,留下的尸骸头骨碎裂、骨骸插有箭镞矛刃,以及其他创伤痕迹。骨骸四散,看来没有什么明显的摆放规律;他们最终被湖中的沉积物覆盖并保存了下来。在12具相对完整的骨骸中,有10具带有确凿的痕迹,看得出来他们死得很惨。在这个遗址还找到了另外至少15个人残缺的遗骸,也在同一次攻击中丧生。遗址中还有一个女性,胎儿的骨架还保存在她的腹腔里。从她手脚的位置推测,她罹难前可能遭到捆绑。暴力向来是人类行为的一部分,不过战争如何起源,还有诸多争论。有些专家认为战争深深植根于演化过程中, 他们认为黑猩猩群落间就存在暴力对抗,暗示了人类祖先就有暴力冲突的倾向。另一些专家则强调人类社会的复杂性和等级制度造成的影响,以及农产品出现剩余,引发掠抢。在纳塔如克(Nataruk)的发现还不能平息这些争论。不过,这可能是以采集食物为生的社会里,第一个大屠杀的案例。早先在苏丹的另一次挖掘工作,发现了部族间暴力冲突遇难者的葬身之地,但是苏丹的那个社会可能已经更趋于定居了。研究者认为,肯尼亚的这个发现,体现了史前时代狩猎–采集部落之间的战争。“显示出战争在有农业以前就出现了”。发现骨骸的现场,没有殡葬迹象。伤痕显示出攻击时使用了两种棍棒和箭。额头、下巴、手上有深深地伤痕,这意味着肯定也使用了第三种装了石刀的武器。残留的石屑是黑曜石,在这一地区相当罕见,这表明“袭击者来自其他地方”。

  八 大英博物馆的考古学家在波多黎各西部的一个叫Mona的小岛上网络般的石灰岩洞穴里,找到大约12世纪以后土著的Taino人在洞内石灰岩墙壁上刻画的女神像等图形,更有意思的是,他们还在某个石洞内找到殖民初期西班牙人留下的30处题字如拉丁文《圣经》片语、个人签名及十字架等刻画形象。

  九 在古代世界的沉船遗骸中,安迪基西拉岛(Antikythera)大约公元前65年的沉船是最大、最富的,也可能是最著名的。自1900年在希腊安迪基西拉岛旁边发现该沉船遗址后,大量珍贵的遗物如青铜器和大理石雕像已经被发掘出来,其中还有被称作世界最早电脑的安迪基西拉机械装置(Antikythera Mechanism)。然而,2016年夏的一个发现把这一遗址再次推到聚光灯下。一个国际团队在这里发现了一具人类遗骸,遗骨包括头骨、颌骨、牙齿、肋骨和四肢的骨骼,极可能属于一个年轻男性。以前这里发现过明显属于另四个人的遗骨遗物,可是四十年来再未发现人骨,直到这个年轻人遗骸在今夏的出现。据古DNA专家Hannes Schroeder表示该发现也许可以提供机会使科学家检验这个古代航海者的分子生物学数据。研究者认为当船触礁时这个年轻人可能困在底舱。

  十 1692-1693年马塞诸塞州萨勒姆(Salem)市著名的女巫审判事件留下了近千份文件和其他各类当时的记录,然而没有任何文件或记录可以为那19个人的吊死判罚提供直接的证据,没有证据显示死刑是在何处执行的。长久以来人们相信行刑地是在绞刑架山(Gallows Hill)上的某个地方,具体位置似乎在19世纪早期就已被遗忘。1921年历史学家Sidney Perley提出,应该是在绞刑架山山脚下的Proctos Ledge,一个岩石出露的突出层。过去5年一个研究团队审核了Perley的发现,并应用新技术来精确定位。借助一份被忽略的证词和确定从何处可以看到什么的地理信息系统,研究者在2016年得出结论,Sidney Perley是对的。在遗址的调查没有找到任何遗迹,也没有绞架的痕迹。研究者认为这也符合口传历史所说的,死难者的家人在夜色的掩护下收走了尸体并把他们葬在各自的家庭墓地里。

责任编辑:木易

相关热词搜索:美国 海昏侯 选出 老外

上一篇:汉武帝茂陵:最让盗墓贼惦记的陵墓之一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