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黑历史:蒙古人丢下一具患病尸体,险些让欧洲灭绝
2020-02-01 16:07:19   作者:日慕乡关   来源:搜狐号   评论: 0

十四世纪中叶,欧洲爆发了一场骇人听闻的大瘟疫,这便是后来所说的黑死病,据统计,大概有三分之一的欧洲人口死于这场灾难,甚至有人认为死亡人数达到欧洲总人口的三分之二。黑死病对欧洲历史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有历史学家认为黑死病是欧洲中世纪与现代文明的分界线。那么这场疾病因何而来,又给欧洲带来哪些改变呢?

▲黑死病时期的标配:防毒面具,看起来像鸟嘴

一、疾病的起源和传播

欧洲黑死病起源于何时何地,有很大的争议。据科学家考证,黑死病主要源于三类相关疾病,淋巴腺鼠疫、肺鼠疫、败血症鼠疫,其中淋巴腺鼠疫由老鼠携带,经过老鼠身上的跳蚤传播;肺鼠疫有些类似呼吸道疾病,可以通过喷嚏飞沫传播开来;败血病鼠疫和淋巴腺鼠疫差不多,主要通过跳蚤传播。

关于黑死病的起源地,有“印度说”“中国说”“中亚说”三种,前两种更像是基于当时贸易往来的一种推测,缺乏证据,大多数人支持第三种说法,认为欧洲黑死病源于里海源头的某个地区,俄罗斯科学家曾经考察过中亚伊塞克库湖地区的一个小镇,发现当地黑死病死亡率奇高,但其发生时间早于欧洲爆发期,说明黑死病在欧洲泛滥以前,已经在这里爆发。

十四世纪以后,受马可波罗影响,许多意大利商人迫切希望与中国开辟贸易路线,大量传教士和商人,通过中亚寻找前往东方的捷径,随着商业繁荣,一些疾病也随之散播开来。

▲蒙古人入侵欧洲,被认为是黑死病蔓延的开端

1346年蒙古军队围攻黑海城市卡法,久攻不下,恼羞成怒的蒙古人用巨大的弩机把黑死病患者的尸体射入城内,引发卡法瘟疫大流行,侥幸活下来的意大利商人纷纷逃离,并把鼠疫带入欧洲。

这个说法记载于意大利史学家德米西所著的《疾病的历史》,有一定的争议,因为德米西并没有参与这场战争,更像是从其他人口中得到的信息,真实性值得怀疑,且黑死病能否通过尸体传播,有待考证,但可以确认的是,在此之前,当地已经爆发了黑死病,要不然也不会有如此详细的记载。

1347年几艘热那亚的商船抵达西西里岛的梅西纳港口,很快,黑色病在西西里岛传播开来,并沿着海路航线进入威尼斯和热那亚,然后蔓延到整个意大利,紧接着,黑死病又越过阿尔卑斯山,侵入瑞士、德国、波兰以及匈牙利。

▲发达的航海贸易,让黑死病借助轮船登陆欧洲

1348年黑色病抵达法国,然后翻过比利牛斯山脉直扑西班牙,在肆虐整个伊比利亚半岛后,转而垮过英吉利海峡,登陆英伦三岛,次年通过轮船进入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到1350年欧洲大部都被黑死病笼罩,只有波西米亚地区,受益于三面环山的地理环境,暂时未受影响。

但黑死病并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1853年夏天越过波兰和波罗的海远征俄罗斯,最终完成了对欧洲的绝杀。拿破仑和希特勒都未能完成的壮举,在黑死病面前不值一提。

▲黑死病在欧洲的行进路线图,自南向北

二、黑死病对宗教的冲击

黑色病的肆虐,对欧洲教会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彼时的基督教,权力极大,教皇不仅统治教会,还能对世俗权力施加影响。1077年,德皇亨利四世因为与罗马教廷争夺主教的任命权,被鞋匠出身的教皇格列高利七世发布敕令,革除教籍,并解除臣民对他的效忠契约。惊慌失措的亨利四世冒着风雪严寒,前往意大利北部的卡诺莎城堡向教皇“忏悔罪过”,这便是著名的“卡诺莎之辱”。

虽然此后亨利四世反水,但却无力改变教会独大的局面,欧洲王室也因此对教会又恨又怕。黑死病爆发后,教士们既要履行宗教职责,还要承担医师的工作,虽有不少教士在瘟疫面前临阵脱逃,但同样有很多迎难而上,用生命捍卫信仰,这也导致很多地方教士的死亡率远远高于普通百姓,例如德国,约有三分之一的教士因为黑死病失去生命,而这些死去的教士,大多信仰坚定,品质高洁,他们的离去,让教士团队的整体素质大大下降。教士的缺失,让很多基督徒无法进行临终忏悔,为了维持宗教秩序和习俗,教会不得不大量招募临时工,这些人素质良莠不齐,甚至有很多是文盲,教士素质的下降,削弱了教会的影响力,为后续的宗教改革埋下伏笔。

▲面对瘟疫,近在咫尺的上帝毫无反应

对生活在中世纪的欧洲人来说,宗教就是他们精神生活的全部,人们相信,上帝是全知全能的,只要虔诚的信仰基督教,就能消除一切灾难。但在黑死病降临的岁月里,人们眼睁睁的看着亲人、朋友离去,祈祷、朝圣、忏悔,能用的手段都用了,一些极端的基督徒甚至用带尖的皮鞭抽打自己,以救赎罪孽,但上帝却无动于衷。死亡带来的惊恐和无助,让许多人对上帝产生了怀疑,一些神职人员的脱逃行为更是加剧了这种认识,自四世纪基督教被罗马帝国皇帝定为国教开始,信仰的大厦第一次产生了裂痕。

黑死病以后,这种不信任逐渐转化为一种全新的思考,人们不再把希望寄托在来世和天国,当下的生活被重新认识,追求现实享乐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歌颂人生,伸张人权取代虔诚的祈祷和对宗教的依附,成为社会主流认识。正如诗人彼得拉克所说:我不想变成上帝,我是凡人,我只要求凡人的幸福就够了。近些天因为肺炎被许多人提及的薄伽丘,就成名在黑死病时代,他在代表作《十日谈》中大肆抨击禁欲主义,认为人应该追求现实的享乐,他所主张的“幸福在人间”,被视为是文艺复兴的宣言。

▲脍炙人口的十日谈,就诞生在黑死病肆虐期间

一个原本绝对不可动摇的秩序,从精神信仰处松动了!

信仰危机的加剧,让许多人开始思考与上帝的沟通方式,原本为教会所垄断的宗教仪式,遭到越来越多的怀疑,一些人提出,通过自身的苦修,可以绕过宗教,直接与上帝沟通,这些想法深刻影响了后来的马丁路德,为宗教改革奠定基础。

三、黑死病对欧洲经济的影响

12-13世纪的欧洲依旧维持着农奴制,农奴虽然有一些土地,但仍然要耕种领主的耕地。黑死病以后,欧洲劳动人口大大减少,有历史学家估计,欧洲失去了大概四分之一的劳动力,这导致许多庄园无法雇佣足够的劳动力,那些原本租种领主土地的农奴们,也不再积极抬价,导致欧洲土地租赁价格大大降低,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到商业中来,货币流动率快速提升。

▲中世纪的欧洲,农民开始逃离庄园

一些封建领主不愿意接受变革,企图通过政治手段来维持原有格局,却遭到了平民阶层的反抗。1381年英国还爆发了泰勒起义,出于对皇室加征人头税的不满,泥瓦匠出身的瓦特·泰勒率领群众奋起反抗,起义军焚毁庄园,释放囚犯,甚至一度占领伦敦,虽然最终被镇压下去,但英国王室再不敢出台类似政策,随着大航海时代的到来,农奴制在欧洲,尤其是西欧,逐渐瓦解。

除此以外,黑死病还让欧洲的城市经济得到了发展。此前由于卫生条件恶劣,公共设施缺乏,城市一度成为黑死病的大本营,甚至连佛罗伦萨那样的大城市都陷入萧条,但随着疾病的离去,城市又重新繁荣起来,尤其是人们生死观的改变,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享受生活,因此手工制品、奢侈品销量大涨,手工艺人的缺乏加剧了类似产品的稀缺程度,也抬高了价格,这也让越来越多的人离开土地,加入到手工业中来,而农产品的价格却并未受到影响,这就导致更多的人涌入城市,城市因此得以复兴。

▲佛罗伦萨是重灾区,也是文艺复兴的起源地

结语:

可以说,黑死病从根本上改变了欧洲的历史发展脉络,不仅影响了经济人口,还对宗教文化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随着社会秩序的恢复,欧洲人的精神世界开始重建,教会的权威受到更加严峻的挑战,而随着农业的衰落和城市的兴起,旧有的封建秩序也逐步瓦解,欧洲社会的大变革,呼之欲出!

责任编辑:一尘

相关热词搜索:患病 欧洲 灭绝 蒙古

上一篇:他辞官回家路上遇土匪打劫,土匪泪崩跪送他30里路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